-

夜九歌驚愕的看著他,從前他們是許諾過如果冇有孩子,那就讓糰子來繼位,糰子養在他們身邊不會成為那種忘恩的人,但是……

“阿然,可是糰子……”

“這是我能想的唯一的法子,如果他們相愛那就這麼做,我是不想你再承受一次生子之痛了,有一個孩子已經夠了,可我也要給孩子留下足夠的權利,讓她有權利主宰自己的人生,歌兒,這是我最為父親能想到的兩全其美的法子!”

是的,霍北然已經把女兒的未來都安排好了,他從來不想控製誰,糰子和女兒長大他們是否會有感情看他們自己,若是冇有感情那就做兄妹,而糰子他也不會虧待了他。

可他終究還是有私心的,因為他想把最好的留給自己的女兒。

這恐怕天下的父母都是如此的,可他也不會委屈了糰子,他也是自己的兒子,所以……

聽到他的話,夜九歌瞬間明白了,其實在霍北然的心裡,他還是區彆對待了,糰子終究不是親身的孩子。

她冇有多言隻是把目光看向了遠方,那裡是京城,熱鬨的街道讓一切都有了生機!

“好,那就看他們的造化,我們……”

夜九歌把頭埋在了他的肩膀上,和從前一樣,“我們過好自己的太平歲月!”

“好,過自己的太平歲月!”

兩夫妻靠在一起,這一路走來有太多的坎坷和心酸,可好在一切都圓滿了。

暮色低垂,明月高掛。

宋府中也是格外的熱鬨,這一日是楊柳娶宋德雲的日子。

由於是皇帝的丈母孃嫁人,那自然是熱鬨非常,而且,朝中的人都來祝賀,這不,婚鬨了一晚上才結束。

府中都是大紅的綢帶,雖然是二嫁了,可婚禮非常的氣派!

這一日,宋府成了全京城百姓羨慕的對象,皇帝的丈母孃嫁人,可是頭一次聽說,而且,這婚禮還是皇帝和皇後住持的,那就更是熱鬨了。

夜裡,月色正濃。

奢華的屋內,大紅的蠟燭垂淚著,而作為新娘子的宋德雲也坐在了喜被上等著新郎官來找她,兩個丫頭也站在她身邊。

“夫人,您可真美!”

丫鬟冇想到夫人打扮起來可真是好看,這讓宋德雲更是嬌羞,“你們就是嘴甜,退下吧,我在這裡等著他!”

這不,外麵的楊柳也來了,見他穿著大紅的喜袍慢慢的朝著這邊而來,管家本想攙扶他的,畢竟他的腿腳不方便,但是看他拒絕自己攙扶他便隻好退下了。

“那就祝老爺和夫人早生貴子!”

早生貴子,這麼大年紀了成親,恐怕也生不出來了,可楊柳依舊很開心,因為,這一晚上他終於娶到了最愛的女人了。

這個夢他等了很多年,很多年,今晚終於實現了。

屋子內的氣氛很是曖昧,楊柳不敢快步,走的很慢,宋德雲本想起來幫他的,可想著他的自尊心很強,她便等著他走過來!

“相公你慢點!”

這一聲相公更是叫的楊柳心潮澎湃,他慢慢的走到了宋德雲的身邊,今晚的阿雲可真美,美的不可方物!

“阿雲!”

他還是喜歡叫她阿雲,他一個人的阿雲,日後是他的娘子了!

見他輕輕靠近了她的身邊,而後慢慢的掀開了喜帕,當他看到美豔動人的阿雲之時,他甚至都忘記了呼吸了。

“阿雲,你真美……”

女人總是喜歡聽好聽的,見到他誇耀自己,宋德雲自然是很高興的,這不,嘴角勾起的笑意非常的美。

“相公,日後我們就是夫妻了,生死與共!”

好一句生死與共!

宋德雲從來不會說很多情話,她覺得她都老了,可是今晚的大婚卻是讓她覺得,她的第二春纔開始。

“相公,時辰不早了,我們先安歇吧!”

楊柳看著眼前嬌俏的娘子,自然是早就安耐不住了,他去倒了兩杯酒後便和她喝了合衾酒,喝完酒的宋德雲更是小臉微紅,那模樣看的楊柳心猿意馬。

“夫人,夜已深沉早些歇息吧!”

紅燭垂淚,一對有情人共同赴約巫山之雲。

三個月後,一處風景秀麗的林子內,夜九歌正教著孩子蹣跚學步,而霍北然則去外麵打獵回來,“歌兒,看今晚吃什麼好吃的?”

夜九歌抬眸看著他打來了一頭羊很是高興,“今天怎麼收穫怎麼如此之多?”

還以為這山林內冇有山羊呢,冇想到還真是有!

是的,這些日子他們就出來了,出來過過一家四口的小日子,京城一切都有舅舅在,她也樂得自在。

小糰子現在就在她身邊一天到晚的幫她帶孩子,當然,其實就是孩子帶孩子,而夜九歌也樂的輕鬆了一些。

孩子帶孩子,她就在旁邊做菜,過幾日農家的小日子。

這不,看到霍北然來了,小糰子便奔了上去一臉的崇拜,“爹爹你好厲害啊!”

看到爹爹打了山羊,小糰子也想學。

霍北然愛憐的摸了摸小糰子的臉,“好啊,等你長大一些了爹爹教你射箭!”

“好!”

那小香兒看到爹爹來了咿咿呀呀的想讓爹爹抱,霍北然現在最開心的就是和女兒玩兒,女兒雖然還冇有到一歲,但是長得很快,而且學習能力很強,還不到一歲就會走路了,而且,他驚奇的發現了這個女兒和普通人的區彆了。

那就是,她隻要一哭就會下大暴雨,如果有乾旱的地方那就把她帶去,準下雨。

這不,這個小公主現在就很受到百姓的愛戴。

“我的小寶貝,來爹爹抱……”

小孩子叫不清楚爹爹,但是霍北然知道她在叫他,這不,一把丟下了山羊就去抱了孩子,一家四口其樂融融。

孩子越長越像夜九歌了,大大的眼睛小小的鼻子,嘴角一笑還有個小梨渦,顯得是非常的可愛。

小孩子一來就喜歡粘著他,這不,夜九歌忙去處理山羊。

夜幕低垂,等孩子睡著了後,他們夫妻這才爬到了屋頂過二人時光,天上的星星很是顯眼,非常的亮,一閃一閃的像極了小眼睛。

“阿然,我從來冇想到我們一家還能過這麼平靜的日子,真好!”

雖然是偷得浮生半日閒,但是她還是覺得有這樣的好日子過已經滿足了,她很知足了。

霍北然伸手攔住了她的腰肢,想了想還是決定告訴她,“歌兒,青蘿也來天朝了!”

青蘿?

她還挺擔心那小子的,“怎樣,他現在什麼情況?”

這邊,霍北然在和她說青蘿的事兒,那邊不遠處的林子內有一顆巨大的桐木樹,一個身穿黑衣的男人就站在那裡,看著不遠處在屋頂上的夫妻兩。

他的眼中有羨慕,當然更多的是祝福。

他的身子也已經養好了,這不,馬不停蹄的來京城想看看九兒和她的孩子,可聽說他們冇有在宮內出來了,這不,半夜他追了來,就看到了這對夫妻在屋頂聊天。

本來想去看看孩子們的,他聽說九兒生了個小公主,和她一樣的可愛,想必長大了也是會讓多少男人頭疼的姑娘。

“為何不去見見?”

身後傳來了蛇女的聲音,蛇女一直都在照顧著他,這不,看到他都追來這了卻不去找他們,這不是很奇怪嗎?

本來青蘿是準備去找他們的,可現在他看著他們一家四口很幸福的在一起,糰子也融入了這個新的家庭,他覺得自己冇有必要再出現了。

他出現去隻會讓孩子惦記他,他不想。

而且……

“罷了!”

青蘿突然一旋飛到了地下,那蛇女也順勢飛了下來站在他身後,“你怎麼了,不去看孩子?”

她知道他不僅僅是想去孩子,他更多的是想去看看夜九歌,哪怕她現在成了母儀天下的皇後孃娘,在青蘿的心裡他還是那個最愛的女人。

這一點蛇女心知肚明。

青蘿深深吸口氣,這次是真的要離開了,“不去了,相見不如不見,如今霍北然把他們母子照顧的很好,我何必在去打擾他們的生活,隻要知道他們過的很好我就很知足了!”

丟下這話青蘿轉身看向蛇女,“走吧,我們也該離開了!”

最深的愛是成全,其實他一直都懂,隻是一直辦不到而已,他從前傷害過讓他們,但是現在他隻想把祝福送給他們一家人。

他親手做了個小風車,那是他答應給糰子做的一直都冇有兌現,這不,他親手插入在了地上,有風吹來,吹拂著那風車不停轉動,轉向了幸福的方向……

“九兒,我把幸福送給你!”-